Return to site

畢業照與魔術

(《橙報》-《學生事務長的校園童話》 2019年1月-3月 第55期 )

作者: 彭執中

天寒地凍的星期六上午,在神敬大學的學生中心,年老多病的學務長正埋頭苦幹,審批大量文件。這時,電話響起來。

「您好! 我是應屆畢業生,很想帶狗兒回校拍畢業照,但校園服務部說不可以。我的狗兒很老了。請您特別批淮,可以嗎?」翠兒同學懇求着。

「不知道可不可以。但我曾見過有畢業生抱着狗兒拍照的。」學務長很溫和地說。

「很感謝您!」 翠兒很高興,並約學務長下午一起拍照。

電話收線後,學務長繼續工作。

突然,天色陰暗起來,門外吹進一陣寒風,走進一個結着黑蝴蝶結、穿着白燕尾禮服的男孩,這男孩神情極之嚴肅,他就是死神!

「時間到。」死神冷冷地說。


「有節目。」學務長遞給死神當天下午才藝表演的單張。


「下午見。」死神緩緩地說,然後便消失了。


這時,負責打掃雜務的玲姐敲門進來。


「學務長,柏輝實在太過份了,讀書不用心,終日沉迷魔術。最近,他在舞台底層的儲物室養很多鴿子和兔子,弄得烏煙瘴氣! 我叫他不要養,他又不聽話……」 玲姐一向溫文有禮,這次卻愈說愈生氣。


「我會與他說一下。下午的才藝表演,柏輝會參與,來看看吧!」


「是嗎?他沒告訴我呢! 好的,我來看!」


下午,學務長撐着拐仗,很吃力地走到學生中心廣場,見到翠兒抱着白色的狗兒在等候。翠兒穿着畢業袍,身旁有一大班親友。


翠兒向學務長不斷道謝,然後介紹爸媽,拍拍狗兒說:「他叫小寶,是我的大哥。寶哥哥比我大兩歲,陪着我長大。近兩個月寶哥哥一直重病在醫院,昏睡不醒。但今天知道來大學與我拍畢業照,突然便醒過來。寶哥哥真是很棒!」


祗見小寶異常蒼老,十分疲憊,閉着眼在翠兒懷裡休息。


翠兒很高興地與學務長合照。這時,玲姐走過,見學務長面色蒼白,便很熱心地說:「請學務長與各位嘉賓進內,坐下歇歇,喝點熱茶。表演很快就開始。」


翠兒與親友們本來打算拍完照便離去,但見學務長的人員這麽熱情款待,便一起走進劇場歇息和看表演。


這時表演開始了,有演唱、舞蹈、樂隊演奏、話劇,都很精彩。壓軸的表演是魔術——由高柏輝同學表演。


柏輝穿着黑色西裝,神采飛揚。他徒手變出幾隻白鴿,跟着把白鴿放在籠子。用布在籠子外幌一下,白鴿竟然變了灰色! 跟着又把幾隻白兔也變成了灰色! 觀眾熱烈鼓掌,最用力拍掌的,是玲姐呢!


表演結束後,玲姐很高興走上台,感動得眼眨淚光,拉着柏輝的手,大讚他表演出色。原來她就是柏輝的媽媽,祗是平時她從不跟別人提起這母子關係,以免被師生們知道柏輝的媽媽是做打掃的。柏輝玩魔術一直被媽媽反對和責駡,現在得到媽媽的認同和讚賞,不禁樂極忘形,緊緊地摟着媽媽。


這時,學務長見到死神出現在舞台角。他走向死神,懇求地說:「再等一會可以嗎?我想上台與孩子們道賀,才靜靜地走。」


「下次見。」死神緩緩地說完,就轉身消失了。


學務長甚為不解,死神怎會空手而回呢?


他心有所感,轉頭回望,見到翠兒在抽泣——不好了,死神帶走了小寶!


學務長覺得小寶代替了自己死,感到很難過。翠兒爸爸見學務長神情很哀傷,便安慰他:「小寶已經廿多歲,等於人的百多歲,這麽大年紀,總是要走的。今日小寶得到您准許,與我們一家大小與翠兒拍畢業照,這是善終。」


學務長點點頭,走到翠兒處,輕拍她的肩膀加以安慰,並與小寶握手道別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