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turn to site

小說《老虎與我》

(《澳門筆匯》2017-09 第62期)

作者: 彭執中

老虎懷恩
今天,愛德小學的大門,走進一位個子高大的老牧師。拄着雨傘作拐杖,步履有點不穩,身旁有位護士照顧。他就是老校長林懷恩牧師,十多年前從這裡退休後,便一直在倫敦居住。在門口當值的楊老師一見到老牧師,便很興奮地叫“老虎牧師”,並上前與他握手擁抱。
 

原來“老虎牧師”正是林牧師的外號,他以前聲若洪鐘,似老虎咆哮一樣,學生便叫他老虎牧師。楊老師正是他以前的學生呢!
 

“您身體好嗎?”楊老師很關心地問。
 

“羊羊,我身體還好,祗是行動不便,在這裡留一會兒便要走了。見到您我也很高興!”老虎牧師微笑着說。
 

這時,有幾位家長見到老虎牧師,感到很驚喜,熱情地打招呼。老虎牧師很開懷,把這些舊生的名字逐一叫出來,與他們擁抱暢敘。他之前在這學校服務了卅年,為人善良寬容,有教無類,深受學生喜愛。
 

楊老師擔心老虎牧師健康,又不見師母一同來,便悄悄地走過一旁問護士:“他怎麼了?”
 

護士低聲說:“牧師真不幸,兩星期前妻子因病離開了,而他又患上心臟病,快要動大手術。他不辭勞苦,回到澳門,就是想看看學校和學生。可是他隨時可能病發,祗可留一會。”
 

楊老師沉默了。
 

這時,老虎牧師望向右邊,見到一位胖胖的小男孩靜靜地坐着,十分孤獨。老虎牧師覺得這小孩很面熟,便對楊老師說:“這小孩看來很面善,家長是校友嗎?孩子看來很不開心呢!”
 

楊老師説:“這是我的學生,叫朱子琪,同學都叫他肥豬豬。我祗見過他的媽媽,她沒說是校友。媽媽很了不起,很年輕便當上了法官。肥豬豬原來讀的是名校,但因為成績差,便轉到這裡,可來了之後,還是跟不上,經常被媽媽責駡,便不開心。”

明師啟迪
老虎牧師聽後,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向肥豬豬坐的長椅走過去,很親切的跟肥豬豬打招呼:“豬豬,你好嗎?我叫老虎牧師。見你有點不開心,有什麽事嗎?”
 

肥豬豬低着頭,不好意思地說:“中文默書祗得五十分,媽咪會駡我呢!”
 

“我明白了。你回去和媽咪說,楊老師會給你補默。補默合格,媽咪便不會生氣。”
 

肥豬豬難過的扁着嘴說:“媽咪還是會生氣的,我不懂作文,連造句也不懂。”
 

“我以前有一位學生叫肥肥,像你一樣很害怕作文。後來肥肥多看書,作文進步很快,寫了一篇叫

《老虎與我》的文章,拿了全澳小學作文比賽的優秀獎呢! 多看書對作文有幫助,我們一起到圖書館看書吧!”
 

老虎牧師拖着孩子的手,走到了圖書館。突然間,護士見老虎牧師右手按胸、面色變差,便勸他回去休息。可是他卻堅持留下來,跟着向館員領取了一份文件,遞給肥豬豬,說:“這是肥肥以前的閱讀書單,這書單很長,肥肥看了五年的書都列在這裡。我的不少學生照着這個‘肥肥書單’上的書看,作文都大有進步。”
 

“這麼多書怎看呢?”肥豬豬輕聲地問。
 

“你先借開首兩本故事書看看。可惜肥肥不知在哪裡,否則請肥肥教你便最好了。我明天要去香港的醫院治病,康復回來時,再和你談。”
 

“我很笨的,怕看不懂呢!”肥豬豬聲音低的不能再低了。
 

老虎牧師從口袋裡拿出一枝樣子古怪的筆:“我以前送了肥肥一枝小老虎筆,現在送你一支大老虎筆。大老虎筆比小老虎筆更厲害,可以寫東西,又可以錄音。你可以誦讀書的內容,把它錄下來,然後重播,便會慢慢地明白。”
 

老虎牧師很疲憊,仍盡力安慰肥豬豬,很溫柔地摸摸他的頭,微笑說:“豬豬加油! 一定會有進步!”
 

這時,老虎牧師面色很差,護士再勸他走。老虎牧師便俯身抱抱肥豬豬,與他道別。
 

楊老師送老虎牧師出門,擁抱告別,依依不捨。
 

肥豬豬得到老虎牧師的鼓勵,感到滿有希望,馬上從圖書館借書。可是他很粗心大意,把最後一頁當作第一頁,竟然借了最後的兩本書!
 

這兩本書很深,有些字不懂得唸。但他很相信老虎牧師,便堅持下去,遇上不明白的字,便請教高年級同學,還把內容朗讀和錄下來,反覆地“聽書”。

學長敬恩
七天後,在二龍喉公園裏,一位年輕男子站在荷花池旁,正在沉思。他叫敬恩,是一位失意的作家,因為新出的小說不暢銷,所編的話劇公演又失利,評論都批評劇本太差。前路茫茫,寫什麼好呢?

這時,敬恩聽到一把清脆悅耳的孩子聲音:“頭緒繁多,傳奇之大病也!”

敬恩突然若有所悟,往聲音處望去,竟然是一支筆在說話!

原來是肥豬豬正在讓大老虎筆說話。


敬恩愈聽愈入神,這些就是自己小時候恩師教他的東西啊!


這時,大老虎筆說出:“能從淺處見才,方是文章高手。”


敬恩頓時恍然大悟! 他之前總以爲把小說和劇本寫得高深複雜一點,才能顯出學問,現在想來,才發現並非如此,不禁後悔不已。


為什麼這支筆會說出《閑情偶奇》的內容呢?敬恩很好奇,便走到肥豬豬面前,微笑着問:“小朋友,這枝筆會說話,真了不起! 是誰給你的呢?”


肥豬豬說:“是老虎牧師送給我的。”


“啊! 是他! 他是我以前的校長呢!他回到了澳門嗎?我很想見他呢!”


“我前幾天在學校見到他,但他後來去了香港。”


“我是你的學長呢! 老虎牧師就是我的恩師,我之所以當上作家,全是靠他的栽培。他叫林懷恩,我起筆名為‘敬恩’,就是敬佩他的意思。他是天才,廿多歲便取得牛津大學的博士學位。他放棄在外國著名大學任教,不嫌棄愛德學校袛是幼稚園,回到澳門當幼稚園校長,並把幼稚園發展成小學和中學……”


敬恩滿面敬佩之色、感恩之情,熱情洋溢地講了很多老虎牧師的故事。


肥豬豬聽得入迷,也說了自己與老虎牧師相識的經過。


敬恩知道恩師要幫助這孩子,又見到孩子很可憐,便決定接恩師的棒,盡力去教好孩子。

敬恩拍拍胸口,信心十足地說:“豬豬不用擔心,我每天都在公園裡陪你。你有什麼不明白的,便問我吧!”

“哥哥,我很笨的。老虎牧師要我看的第一本書很厚,我祗看了一些,全部都不明白。這本書的第一句是‘誠實是最好的策略’,是什麼意思?”肥豬豬低聲地問。

“意思是,寫實在經歷的事情就可以,最好是真情流露。”敬恩握着拳、語氣堅定地說。

跟着敬恩回憶起,小時候很喜歡聽恩師講作家的故事。


“這本書是大作家史提芬·金寫的,他的童年,真是鷄飛狗跳……”他繪形繪聲地講作家的童年故事。


翌日,堂上造句題目是“十分”。


肥豬豬寫:“我默書得五十分,媽媽很生氣。”


楊老師請肥豬豬明天重做。


媽媽見了這個造句,真的很生氣。


肥豬豬苦著臉,到公園找敬恩訴苦,垂頭喪氣地問:“第一本書的第二句是‘說謊者得勝’,是什麼意思?”


“意思是,寫虛構的事情便可,一定要生動誇張……”敬恩比手劃腳,講了很多把事情誇張的故事。


翌日,肥豬豬交上造句:“我默書得十分,媽媽大叫大跳。”


楊老師不但請肥豬豬再重做,還要見家長。


媽媽更生氣,真的大叫大跳!


肥豬豬到了公園,向敬恩訴苦,跟着便哭起來著。敬恩安慰他,微笑着說:“你看的兩本書是其實是‘肥肥書單’上的最後兩本書,遲些才看吧! 寫作就是自由地表達自己,就寫你最喜歡的人與事吧! ”


寫最喜歡的人與事——他突然靈感觸動,不如寫一齣劇,講老虎牧師幫助孩子的故事吧!


祗見肥豬豬仍是滿面愁容,怎樣教他呢?敬恩想起小時候恩師的溫暖笑容…… 對了,其實孩子需要的不是寫作技巧,而是大人的關懷與愛心。


敬恩抱着肥豬豬,掏出一支筆:“這支小老虎筆,是老虎牧師送的,對寫作有幫助,借給你用吧。”
“謝謝學長!”


“豬豬加油! 一定會寫得好!”敬恩一邊說,一邊溫柔地摸摸孩子的頭。


肥豬豬感動得流淚,摟着敬恩。


翌日,肥豬豬用小老虎筆造句:“敬恩學長不嫌我笨,教我造句,我十分喜歡他。”


楊老師給肥豬豬九十分。

肥肥覺悟
媽媽見到句子感到驚訝,問肥豬豬究竟敬恩學長是誰。肥豬豬便說出敬恩教他的經過。

媽媽聽後呆了一會。敬恩是知名作家,根本不認識豬豬,卻不嫌棄他笨,耐心地教他,反而自己身為母親,卻一直嫌孩子笨呢! 她感到慚愧,眼眶濕了。

媽媽問肥豬豬為什麼會有大老虎筆,他便告訴媽媽自己認識老虎牧師的經過。


媽媽一聽到老虎牧師,便心頭一震,一邊聽孩子講述老虎牧師如何教導他,一邊回憶起自己的童年往事,不禁百感交集。聽到老虎牧師要到香港入醫院治病,她便哭了。


媽媽覺得很慚愧,老虎牧師對孩子給予無比的關懷與愛心,而自己卻沒有耐性教好肥豬豬,祗是一昧生氣。她想起老虎牧師的教導,便走到放貴重物品的櫃子,拿出一支筆給肥豬豬:“敬恩學長的小老虎筆你要還他。我這裡有支小老虎筆,你拿去用吧!”


見到媽媽突然哭了,跟着又送自己小老虎筆,肥豬豬覺得很驚訝。


媽媽抱着肥豬豬,輕輕地撫摸他的頭,很溫柔地說:“豬豬寫得很好。我很喜歡你寫的句子,以後多寫給我看。”


肥豬豬很高興,與媽媽緊緊地抱在一起。


媽媽想起老虎牧師的深恩,又很擔心他的健康,便趕快與學校查詢他的近況。


晚上,在香港的瑪麗醫院,一間病房的床上躺着老虎牧師。門口走進一名年輕女子,她拿着一束鮮花進來。


“老虎牧師,我是秀君,您認得我嗎?”


“秀君?我明明記得您是叫肥肥!”老虎牧師見秀君滿面擔憂,便說些輕鬆的話。


“是啊! 我就是肥肥。我真是很對不起您! 當年您教我這個笨孩子的時候,很有愛心和耐性。但我沒謹記您當年苦心栽培的精神,沒有好好地教豬豬,讓您費神操心,影嚮您的健康。”


“沒關係的! 很多小孩長大了變大人,就忘記了小孩的感受。那天我回到學校,見到豬豬,便想起您小時候的情景。與豬豬一起我很開心,是我近來最開心的時光,精神好了不少呢!”


“很感謝您這麽用心教導豬豬!”


兩人暢談往事,跟着又提到敬恩。


老虎牧師說:“敬恩早上來探我的時候,說要編一齣兒童劇,叫《老虎與我》,講我與豬豬和您的故事,祗是找不到演員。我說很簡單,人生不就是大人和小孩兩種角色,找三個人便足夠:敬恩飾演他自己和老虎牧師,你飾演您自己和楊老師,豬豬飾演他自己和少年時候的肥肥,不就可以了嗎?”


老虎牧師笑了,秀君也笑了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